当前位置:主页 > 打赌输赢 >

为何股市里大赚的愉悦,无法抵消大跌时的痛苦?

2015-06-20 21:14:55
导读:为何股市里大赚的愉悦,无法抵消大跌时的痛苦? 2015-05-29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choiceinfo Choice数据是东方财富旗下专业的金融数据平台,致力于为金融投资机构、研究机

为何股市里大赚的愉悦,无法抵消大跌时的痛苦?

2015-05-29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

东方财富Choice数据

choiceinfo

Choice数据是东方财富旗下专业的金融数据平台,致力于为金融投资机构、研究机构、学术机构、监管机构、媒体等用户提供专业的金融数据服务。


本文摘自《怪诞行为心理学》,作者孙惟微,策略顾问,《商界评论》等财经媒体专栏作家。文风诙谐清奇,观点独到前卫,对心理学、营销学、企业文化建设等方面研究均有建树。


·智者之虑,必杂于利害。—《孙子·九变》

·损失厌恶这一概念,绝对是心理学对行为经济学最重要的贡献。—丹尼尔·卡尼曼


想象一个场景:

我给你一个苹果。

你大概会感到高兴吧!这个剧本太简单了,换个稍微复杂点的,来体会一下:

我给你两个苹果。接着,我向你要回了一个。

请问,哪一个场景更糟糕?

从理性上讲,这两个场景你的所得是等价的,但大多数人会觉得第二个场景的体验更糟糕!在第二个场景中,你对损失一个苹果的厌恶,已经严重削弱了得到一个苹果的喜悦。


像职业赌客一样思考


为进一步说明人类有损失厌恶倾向,我们来看一个赌局。


有一位职业赌客邀你玩一个游戏:向空中掷一枚绝对均匀的硬币,硬币落定后正面朝上你赢1元,反之你输1元(为表示游戏公平,你也可以选择反面算你赢,正面算你输掉)。你是否愿意玩这个游戏?


如果将赌注提高到100元呢?如果将赌注提高到100万元呢?


理论上讲,这是一个公平的游戏,无论下多大赌注都值得赌一把。但是,极少有人愿意花哪怕100元去玩这个乏味的赌局。这其实反映了我们对损失比获得更敏感的心理倾向。


玩过德州扑克或者“诈金花”之类赌局的人都知道,牌运并不是唯一的制胜因素。


如,一个职业赌客和一个赌场菜鸟对局。两个人都处于下暗注的阶段,职业赌客会眼不眨地加码下注,绝不主动和对方比牌。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比大小的赌局,输赢的机会是均等的。如果想看对方的牌,就要投入双倍的筹码,这显然是很不划算的。菜鸟要么被吓退,要么以双倍的筹码去开对方的牌。


这其实是理性与直觉的较量,数学与情绪的对垒,是职业赌客利用人性中的“损失厌恶”制胜的法宝。像职业赌客一样思考。这是一种人生哲学。也许您对赌博极其厌恶,但我所倡导的,不是神乎其技的赌博手法,而是借鉴职业赌客在决策时的达观与权变,以及增加赢面的策略。


行为经济学的关键


我有满满一架行为经济学典籍。总有一天,我会将它们全部烧掉。


这时,会有位白胡子老头来问我:“这门学问你都记住了?”我会说:“已经忘掉大半了。”老头子表示赞赏。


又过了很多年,老头子又来问我:“你把那门学问忘得怎么样了?”我会说:“基本全部忘掉了,除了‘损失厌恶’这四个字。”


所谓损失厌恶(Loss aversion),通俗地说就是“损失过敏症”,打个比方就是:白捡的100元所带来的愉悦,无法抵消丢失100元所带来的痛苦。


如果说前景理论是行为经济学的核心,那么损失厌恶原理又是前景理论的核心理念。


在“前景理论”的价值函数中,得与失对人所产生的心理价值是不对称的。损失带来的痛苦远大于收益带给我们的满足感,这是前景理论的核心理念。


前景理论最重要也最有用的发现是:当我们作有关收益和有关损失的决策时表现出的不对称性。对此,就连传统经济学的坚定捍卫者—保罗·萨缪尔森,也不得不承认:“增加100元收入所带来的效用,小于失去100元所损失的效用。”这其实是前景理论的第一个原理,即损失厌恶。


前景原理1:损失厌恶


大多数人对损失和获得的敏感程度不对称,面对损失的痛苦感要大大超过面对获得的快感。


标  签:为何 | 市里 | 大赚 | 愉悦 | 无法 | 抵消 | 大跌 | 痛苦
分享到:

关注我们:
Copyright © 第一打赌网站 版权所有